-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网络游戏 >

东莞少女与黑池舞蹈节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一起游戏网 时间:2019-03-19
导读: 日前,世界上公认的最具权威、规模最大的国标舞赛事、有着“国标舞奥运会”美誉的黑池舞蹈节二度“登陆”中国

东莞少女与黑池舞蹈节

东莞这群浑身都是戏的业余拉丁舞少年厉害了

他们在国际最权威最专业的黑池舞蹈节上拿了好多大奖

日前,世界上公认的最具权威、规模最大的国标舞赛事、有着“国标舞奥运会”美誉的黑池舞蹈节二度“登陆”中国,吸引了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近百名国标舞高手和2800多名青少年选手集结上海宝山体育馆,奉上了一场世界性顶级的国标舞盛宴。

本次大赛不仅参赛人数众多,且不分专业与业余,同台竞技的基本为职业选手和专业院校的学生,因此竞争非常惨烈,但有意思的是,作为业余的每周只有三小时课时的莞城少年宫拉丁舞团偏偏能脱颖而出,斩获了两项第五名,分别是14岁组女双拉丁舞C,R以及16岁组女双拉丁舞C,R。另有8位同学闯进半决赛,11位同学闯进前24名,15位同学闯进前48名。

这次,就让我们走进这群生性活泼、美丽可爱,又浑身都是戏的东莞骚年的舞蹈世界吧。

小姐姐们浑身都是戏

采访当天晚上,来了六个漂亮的“小姐姐”,她们分别是这次黑池舞蹈节进入14岁组女双拉丁舞C,R的简婕和钟莉祺;进入16岁组女双拉丁舞C,R的傅继娴和张逸曦,以及个人闯进半决赛的李子颖和吴佳馨。这些小姐姐们都处于豆蔻年华,生性活泼开朗,还有些逗比,嬉嬉闹闹中给人个个是戏精的即视感。

就单说这次黑池舞蹈节期间吧,她们装扮完之后,作为第一次参加这样高大上比赛的业余选手,一有时间就溜达到其他专业选手中去去满足内心好奇。他们还都故作镇定,昂首挺胸跟别人瞎聊,当被别人误认为是专业选手时,内心便开满了花。“因为是专业老师化的妆,加上我们身上涂满了黑油,看上去很专业,所以别人会误以为我们是专业的,别人问,我就点点头,结果他们就不再跟我说话了。” 吴佳馨哈哈大笑地说,比赛前,她们几个都内心美美体验了一把专业选手的感觉,“虚荣心”瞬间得到满足。

这次比赛中她们是14岁组的,在评委宣布晋级五叫号,刚刚喊出6时,钟莉祺以为是她们,便浑身是戏地以舞台剧式昂首挺胸要走上去,结果评委喊的是60,好在搭档简婕一把把她拽回来。“好尴尬。”钟莉祺一边笑着说,一边演起了当时的情景,简婕则在一边配合她演出,活脱脱一对活宝。

同样有这个尴尬的还有进入16岁组女双拉丁舞C,R的傅继娴和张逸曦。当时评委念号没按顺序来,就在她们以为自己没戏的时候,评委突然念到她们,作为业余选手能在千军万马的专业选手中杀出一条血路晋级前五,那个兴奋呀,竟尖叫起来。“当时鸦雀无声的赛场上就我们两个的尖叫声,而且回声超大。” 张逸曦又羞又兴奋地回忆说。

初次接触男舞伴时状态百出

记者在她们的爆料中还得知她们比赛中有个戏剧性插曲。傅继娴在晋级前五比赛的一个跳恰恰舞环节中,一个自信而帅气的甩头动作后,隐形眼镜也跟着飞了出去,这下完全打乱了她的心思。接下来整个舞蹈中,她一边跳着,一边偷偷低着头找她的隐形眼镜,深怕被别人踩到。这让她的搭档张逸曦有点着急,一直在暗示她别管隐形眼镜。

结果就在准备换位跳下一个环节伦巴舞时,傅继娴终于发现了她的隐形眼镜,然后借着舞蹈中的一个动作,巧妙地下蹲,指尖捏起了隐形眼镜,顺势又做了一个漂亮的手势动作。“其实我也挺怕被评委发现的,但是如果隐形眼镜丢了又要去配,又要花四五百块钱,还是有些心疼的。” 傅继娴不好意思地解释说。

说到这里,你也许会困惑,为什么这群小姐姐们彼此的搭档都是女生,而平时看演出和影视节目时都是男女搭档呢。据他们的指导老师尤诗月介绍,受一些观念影响,国内跳拉丁舞的男生比较少,因此女双比较普遍,所以在这一行男生往往成为“国宝”,许多培训机构甚至免费招男生,莞城青少年宫为此也特意组建了一个男生班。

因此,这些小姐姐们虽然学习拉丁舞都有十年左右了,但回忆起初次接触到男舞伴时个个还是又羞又好笑。张逸曦第一次接触到男舞伴时已经读小学二三年级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是“一直低着头,心砰砰直跳,手心全程冒汗”,而且还脚步错乱,“高跟鞋常踩到他,甩头时头发常甩到他的脸和眼镜。”李子颖对自己的男搭档就是满愧疚的,她同样经常被他踩到脚,做不好动作还经常被她瞪眼睛。“我是害羞,又故装镇定,比赛前一直叮嘱他别出错,结果我自己错了。” 李子颖笑着说。

简婕第一次有男舞伴时尽管才五六岁,“一点都不知道男女之别”,但她的男舞伴也不好受,因为经常被她嫌弃。“第一次参加全市比赛我们拿了第一名,但只有一个奖牌,我先拿到后不肯给他,他就在那边哭,后来我妈妈复制了一个给他,他现在不跳拉丁舞了。” 简婕笑嘻嘻地说,“我后来在少年宫还曾见过他两三次,还是和以前一样,挺帅的。”

不仅美而且一点都不娇气

这些小姐姐们都有十年左右的拉丁舞舞龄了,十年内笑与泪齐飞。虽然她们每周只有一节三个小时的课,暑假期间也只是增加到每周三节课,共9个小时。这个训练量远远跟专业院校每天6个小时的训练程度完全不能相比。但他们每个人都非常热爱拉丁舞,周末的3个小时课程,成为了他们每周最重要的事情之一,风雨无阻。

说起平时训练,小姑娘们都没觉得有太辛苦,唯一觉得辛苦的是,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舞鞋的鞋跟越来越高,尤其是每一次试新鞋,总有一个与新鞋痛苦的磨合期才能达到人鞋一体,过程中总要被磨得水泡、血泡相伴。

据尤诗月介绍,外出比赛时,虽然也带着些创可贴、跌打药什么的,当时比赛节奏非常紧凑,而且要脱下网袜舞鞋过程很麻烦,根本来不及,所以她们经常是伤口没处理就上场,而且场上节拍一打,基本就忘了疼痛。比如,本次比赛中,简婕一次上场前被一女生推了一下,舞池边的铁马摔倒,砸到脚上,疼得她满眼泪花,但根本没来得及处理就上场了,忘我地投入比赛中。

最严重的是李子颖,在七轮比赛中,二轮比赛结束前被一个高个子专业选手踩到脚,鲜血淋漓。“那名选手鞋跟有8厘米,跟底是皮的又细又尖,加上比赛中拉丁舞踩地特别用力,这样一下子下来非常严重。”尤诗月回忆说,当时李子颖的网袜都被鲜血染透了,因为下一场比赛时间紧,她隔着袜子胡乱擦了点云南白药就上场了。

“这些孩子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们没有半点娇气,有问题大多自己解决。”尤诗月说,尤其是比赛这几天,比她们平时训练要辛苦很多倍,比14组的前一天晚上,老师都要一个个为孩子梳好发型,直到一点多,第二天五点起床化妆,8点前赶往赛场,一个组别要闯进决赛得进行七、八轮层层淘汰,甚至孩子中午饭都只能吃几口。“她们很有团体精神,宾馆灯不够亮,她们就每人开着手机手电筒补光,因此她们每天也和老师一样,等最后一个同学弄完发型后才睡,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尤诗月补充说,“他们怕把发型弄乱,还不敢深睡,但一上场,个个照样精神饱满、斗志昂扬。”

尤诗月说,接下来,我们正在筹备一个拉丁舞的舞台剧,东莞第一个纯粹的国标舞舞台剧,让这些浑身都是戏的小姐姐们好好过过戏瘾,展现她们美好的青春和舞蹈魅力。

黑池舞蹈节

作为首个世界性的舞蹈盛会,首届黑池舞蹈节于1920年在英国黑池市冬季花园的皇后舞厅举行。三十年磨一剑,1950年,这个发源自小镇黑池、以“英国”冠名但却是面向全世界的公开锦标赛头衔,,每年举办的舞蹈节,被誉为是世界上国际舞中的最高荣誉。

除了英国外,中国是黑池舞蹈节唯一指定的举办国家,今年是第二届。这次黑池舞蹈节(中国)所有的评审都是英国黑池的原班人马,包括国际上知名的Donnie Burns, Michael Stylianos等。本次参赛选手阵容强大,包括:现役职业拉丁舞世界冠军、2017年英国黑池职业拉丁舞第一的Riccardo Cocchi/Yulia Zagoruychenko等选手,亚洲及中国职业拉丁舞冠军也都同台竞技。

责任编辑:一起游戏网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络游戏
Copyright © www.17gameya.com 一起游戏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2438076727 技术支持一起游戏网
Top

友情链接:期货- 股票配资- 出国留学- 游戏攻略- 空包代发- 夜场招聘- 信用卡代还- 期权- 绝地求生辅助- lol代练- 股票配资- 体育新闻- 金融新闻- 游戏攻略- 游戏攻略- 配资公司- 配资平台- 网赚论坛- 股票配资-